九千胜_皮一下很开心

QQ1274025130欢迎道友们画友们来扩列,来嘛求你我有好多脑洞的QAQ

前世转世一起睡觉觉

上色完成……更吃藕了orz,依然不敢打角色tag就酱吧

镝丽丝梦游仙境
爱丽丝解锋镝
疯帽子祸风行
兔子先生屈杯杯
柴郡猫天罗子
红心皇后山萌萌
被染红的蔷薇九千胜绮罗
还有睡鼠和三月兔没有画www
画的太OOC了不敢打TAG

叶祖珪:

【编剧不在的那些日子】这是一个正经的群宣!
道友们看看我啊!看我一眼啊!
双膝跪下招新!
进群有红包领!

根据群内日常改编
编剧不在的幼儿园
OOC预警

哒哒哒,编剧不在的幼儿园小朋友打架啦,镝镝续缘和九九打起来啦,揪尾巴拽鬓角扯头发大的不可开交www,详情请看后续报道

道友们来扩列啊,求小伙伴QAQ,还想求画友跟我一起开脑洞画画大家一起共勉嘛QAQ,来嘛来嘛

青楼

预警: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性转性转性转不喜误入,狗子九爷和狐狸全是女孩子,不开车,详情请看前文
一.

  烟花三月,最是明媚时。

  曾今饱受战乱纷扰的苦境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重新恢复活力,虽名为苦境,却是一国,开国皇帝反思战乱扰民,人民苦不堪言,为警戒后人,使百姓少受战乱之苦,特将国名更为苦境。

  说到苦境,就不得不说苦境中原中名扬天下的一座华美高楼,此楼名唤“青楼”,楼主神秘莫测,极少出面,出面的大多是一位名为天踦爵的跛脚管事。青楼如其名,做的是皮肉生意。然而这皮肉生意可不寻常,青楼楼主立下规矩,楼内姑娘小倌卖艺不卖身,即使是外楼的美人亦可随心挑选客人,若是讨得美人芳心,即便是流浪者也可在楼内与美人好生云雨一番。

  而内堂就更不同凡响,被选入内堂的人各个都是人间翘楚,更不用提身段容貌。内堂的规矩跟外楼可不一样,入内堂者,要么是王公贵族,要么家财万贯,要么二者兼备,在要么就是得了堂内美人的青眼。每一个入内堂的宾客都是被记录在案的,若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莫管是一律打出去。曾经就有高官显贵家的败家子对内堂的一个姑娘欲行不轨,被护院人当中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听说那三品官员当场震怒,立誓要平了这青楼,可没过多久这正三品大官便被圣上革职,举家流放。自此,再也没人打过违背楼内规矩的主意,新客来此快活时熟客们也会劝诫一二,更有甚者出了楼将此话题带到了市坊议论,一时青楼名声大震,给青楼楼主又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天色渐晚,各处烟花之地的少男少女以起身搭理衣容,此时,一马车飞快驶过街道直奔青楼而去,街上行人避闪,马车横冲直撞,驾车人在据青楼百米处奋力拉住缰绳,马儿立身长鸣不止。待马车稳住后,车上急急忙忙跳下一名深衣富贵公子,车上似是还有人,那公子急得直转

  “北狗兄,算我求你,你快些,要赶不上时辰了”

  一头戴白狗帽的异族刀客慢悠悠下了车,扶了扶狗头帽,不解“ 不过是些歌舞演乐,何至于此。”

  那深衣公子见他下了车,急急忙忙带着人向楼内走,边走边向刀客解释

  “这可是青楼内堂的演乐,虽说先前府上请来的乐师也不差,但是跟内堂的一比,那内堂迟了可就看不得了,我们还是快些吧。”

  两人匆匆忙忙往里走,一入正门便有两个美娇娘迎前带路。青楼楼内复杂,几人兜兜转转了许久才到,而深衣公子心心念念的舞乐已经开始了

  台上舞娘婀娜多姿,红袖飞扬别有一番风情。两人来迟了,失了位置。在内堂,来迟了是看不得的。深衣公子惋惜不已,只得失落的跟着引路的两位姑娘往回走。狗头刀客却不以为然,他本不喜歌舞,自小家教又严格,对青楼这种望而却步,虽听闻过青楼美名,也未高看几分,看不到歌舞也不觉得可惜。

  引路的两位美人将人带到厢房便告退,内堂不止一处有舞乐,若是迟了可去看其他未开演的舞乐。几个空厢房陆陆续续满了人,楼下厅内人也渐渐齐了,台上奏起了新的舞乐。那深衣公子目不转睛地看着,时不时发出赞叹声

  北狗虽不耻烟花之地,也并非是不懂得欣赏之人。既然是好友一番心意,便也仔细看了。一曲唱罢,北狗也承认青楼内堂果真名不虚传。堂内的演乐比先前请到府上的都要好,不过他并不喜歌舞,时间一长便觉了无趣,随变寻个由头离开厢房,在楼道内赏景

  楼内布局星罗棋布,九曲回廊。北狗一路赏景,初来乍到又不熟悉路,等北狗欲寻友人时却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未多思索随意选了一条小路便走,却也是奇怪,一路上竟看不到侍从。北狗暗中纳闷,也不知走到了哪个院子,终于寻到一人

  那是一个身着白衣气度不凡的女子,她只在院内驻足片刻便走,北狗欲叫住她请他帮忙带路,话还未说出口人就愣在了原地

行走江湖之人五感异于常人,那白衣女子无意回头一瞥正中刀客眼中,两人距离过远,白衣女子好似没看见北狗,回身摘下一朵牡丹,跟身边的侍女说了了些什么便离去了。

  北狗还未来得及看清那人容貌,便迷失在那人紫色双眸之中。待他回神,女子早已不见。北狗像院内走去,不多时寻到一个侍女,问了路便回去了,只是心中那惊鸿一瞥的双眸却勾的他心痒痒,像一个小勾子一样吊着他,让他恨不得翻了整个青楼去寻来那人解痒。

  九千胜回房正要歇下,身边女婢端了一碗漆黑的汤药上来。九千胜皱眉,放下手里的牡丹花端起汤碗服下苦药,擦净唇上药汁。另一人掀起门帘进入房内,气度模样与九千胜几乎毫无差别。来人看着已经空了的药碗,带着笑意点点头,拿出一块桂花糖给九千胜,轻笑。

  “今日服药倒是不用我催了,含块糖去去苦味”

  九千胜含笑撇人一眼,吃下糖,把人拉到榻上递过去摘下的牡丹花。“今日园子里开的牡丹,我看着好看就摘了一朵给你。”

  想到什么,又打开折扇掩面低低的笑“我今日在园子倒是看见了一个生人,看上去是迷了路,好似是个不懂武的愣头青。若不是认出了那人是女儿身,一页书前辈怕是要将人打出去。”

  “楼里格局复杂,迷路了也正常,只是辛苦一页书前辈护院了。”

  两人点点头,谈笑一番,绮罗生见九千胜面有乏色就先走了。出了门,看着外面春日美景,想着屋里胞姐愈发苍白的面孔,抿抿嘴一言不发的回去了。

青楼

一个脑洞,应该会写,还可能会画。主最九绮,3P三性转(然而我不开车),全是女孩子。九绮双生子,原本富贵家庭但家破人亡,一路逃亡最后被素素捡到成为青楼清倌人。
青楼里有双秀(性转)奉天逍遥(性转)菩提双子(非性转)乐师鷇梦(非性转或者性转,还没想好)头牌解锋镝(性转),楼主(老鸨)素还真(性转),还有乐师剑之初(非性转)三贝(性转)御清绝(非性转)团长姐姐(非性转)嗯……可能还会加人?
九善歌绮善舞,一般都是组合表演,青楼名字就叫青楼,基本上是卖艺不卖身的。楼主神秘莫测但是神通广大,也很少有人得罪。青楼分内堂和外楼,外楼就是普通的烟花歌舞之地,不过卖身的也很少,一般是你情我愿的。内堂就很难进了,要有身份有地位的那种,也不能对里面的人做什么,想看歌舞是要请出来的。里堂的艺人是可以请到府上表演的,就是价格嘛,嘿嘿。九绮,双秀,奉天逍遥,菩提双子都是内堂里仅次于头牌镝镝的艺人。
小最是异族王女,来中原游玩,被好友带去内堂看歌舞。好友请的双秀献舞,小最看见路过的九一见钟情念念不忘,但不晓得是谁,就天天去内堂看歌舞,结果把绮误认为是九(双子长的一模一样)。绮觉得莫名其妙又不好把人请出去就顺顺毛回去跟九说了。小最有时候见到的是绮有时候见到的是九,但是一直没分清两个人,还认为自己跟九绮只是好友关系。九绮开始没明白后来反应过来哦这个人把我们弄混了(双子禁忌,所以绮一直带一个狐狸面具,但是两人一模一样,小最就用面具区分谁是绮罗生谁是九千胜……其实九绮两人会时不时换着人戴面具,就经常认错人),又因为双子禁忌一直瞒着不说,经历过种种事情小最意识到自己的“好友”有两种性格,又发现自己喜欢“好友”中间经历了什么没想好总之是九绮坦白了双子身份然后小最左拥右抱带着两人回时间城了